刚与大股东进行了面对面沟通交流

  燕郊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身处河北,却因紧邻北京而容纳了几十万北漂渴望安顿的心灵。

  这里就像一个促狭拥挤的小小王国,不归北京管,河北也管不了它,独自野蛮生长。

  问问每一个走在燕郊大街上的人们,“燕郊行政长官是谁?”,10个有9.9个人不知道。

  但是,如果有人问,“李福成是谁?”,这9.9个人会指着福成肥牛、福成小区、福成商场、福成典当行,甚至还有福成的陵园告诉你,“看,李福成无处不在”。

  李福成,燕郊福成集团董事长,身家67亿,被称为“燕郊李嘉诚”、“燕郊首富”,最近,正式被河北纪委调查。原因——“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

  年逾古稀的李福成自14岁创业,已在商界打拼了近60年。从养牛到房地产再到殡葬行业,他将一步一步在掌声与质疑中走向最终结果。

  在李福成几十年的商业生涯里,“中国牛王”和“李半城”是其最耀眼和光鲜的标签,这两者中一个跟牛有关,另一个跟房地产有关。

  而只要说到李福成,“牛王”是绝对避不开的词,其以企业家的身份成名也颇具传奇色彩。

  1946年,李福成出生于河北的一个普通家庭。李福成小时候家境贫寒,只读过1年书就辍学务农了,开始帮家里放牛。

  14岁时,李福成开始学着做生意。李福成最开始做的是香油生意。李福成靠着自己的双脚,每天走街串巷推销香油。

  几年之后,李福成靠着勤劳,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岁的时候,李福成的香油生意已经垄断了整个县城。

  事实上,李福成是真正开始创业的,但不是这些。多年前,李福成只是一个骑着自行车沿街叫卖的小贩。

  李福成做了16年的小贩,直到36岁才靠自己的积蓄开了一家香油作坊。有了这个作坊,李富成才真正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成为当时罕见的万元人家。

  当时,生产香油剩下的渣滓一般都是丢掉的。而李福成从别人养猪中得到了启发,把生产香油剩下的渣滓用来喂牛。

  就这样,1987年,李福成靠着多年卖酱油攒下来的积蓄,又贷了5000元钱,创办了一个养殖场,开始养牛。

  起初,李福成的养牛场只有7头牛。李福成靠着香油的渣滓喂牛,研发出了一套独特的养牛体系,养殖场和香油厂同步发展,很快就成为了当地有名的养牛户。之后,李福成又把赚来的钱继续投入养牛场中,逐渐扩大规模。

  短短几年时间,李福成就成为了河北最大的养牛户,还因此被评为全国养牛状元。1996年,李福成靠着养牛收获了5000万财富,出栏肉牛超过3万头,李福成也凭此正式成为“中国牛王”。

  在当时神州大地正经历一系列剧变的大背景下,李福成的商业帝国和财富也在迅速膨胀,以至于变化如此之快而带有一定的戏剧性。

  事实上,时势造英雄,李福成正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养牛如此,审时度势进入房地产行业也是一样。

  李福成虽然是靠养牛发家,但成为燕郊首富还是靠房地产。李福成曾对媒体表示:“福成集团年营业额逾百亿元,房地产开发收入约占一半。”

  2002年,福成集团成立全资子公司——河北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前身为“三河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军燕郊房地产。

  据财联社报道,由于采取“大手笔低成本拿地、迅速开发、快速销售回笼资金”的策略,李福成拥有大量的项目,当地人笑言“半个燕郊都是李福成的”,他也因此得了“李半城”的绰号。

  其中,李福成一手打造的上上城项目被大众津津乐道。据其官网介绍,这是全国单个项目建筑面积规模较大的商品房住宅楼盘,其上上城青年社区项目更是创造了“十个月55亿元”的销售神话。

  据市界报道,上上城不光占地面积广、卖的快,还以高密度而著称。这个有着63栋楼的小区容纳了近8万人口,在层高多为18层、28层的情况下,楼间距仅为45米。

  此外,小区内一个停车位1800元/年。为了新增停车位,小区的绿化率已经从原来的30%下降到了20%。

  李福成对房地产的这一系列动作为其完成了巨额财富的积累,2016年,李福成家族凭借66亿元第一次上榜“2016河北胡润富豪榜”,并排名第九。

  在2017年和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中,李福成的身家分别为67亿元和60亿元。

  但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的质疑。据《法制晚报》报道,2017年5月,在福成地产开发的理想新城小区,多名业主因不满小区物业将部分绿地铲掉换成车位,而进行维权。

  但结果是有业主被打,还有多位业主门上被喷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之类的字迹,但物业否认这些事件与己有关。

  此外,《财经天下》周刊检索裁判文书网发现,福成地产和购房人还有多个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除“中国牛王”、“李半城”外,李福成还向殡葬行业进军。2015年,福成股份收购了三河宝塔陵园以及位于北京周边的宝塔陵园,并成为A股第一家殡葬行业上市公司。

  当年9月,福成五丰宣布收购灵山宝塔陵园。据悉,A股第一殡葬股的概念一出,公司股价暴涨五成。

  这看似令人意外的新领域,也同样令人意外地成为福成系利润增长极。

  据统计,2015年到2018年,福成股份的殡葬业务营收连年递增,且毛利率在80%以上,在上市公司的总体毛利润中的占比从25%上升到46%。年报数据显示,4年来,福成股份单个墓穴均价从4.9万元上涨到9.49万元,单个墓穴利润也从4万元涨到8.34万元。

  同样在2014年,在指明方向后,李福成把接力棒交给其子李高生。2015年后,福成开发的地产项目也渐渐减少。有消息称。

  但福成集团在李福成退居二线后,发展得并不顺利,还不时曝出负面消息。特别是,2016年12月,被李福成寄予厚望的其孙子李旭驾驶宾利轿车与一辆面包车在燕郊福成路相撞,不幸去世。

  本该颐养天年的李福成,在2018年重新掌舵福成集团,结束了三年多的隐退。我不服气,不将公司业绩搞起来,我愧对中国牛王的称号!这句话被视为李福成的复出宣言。外界分析,他的复出或许与2016年、2017年,福成股份的业绩缺少大幅提升有关。

  报道称,2018年7月底,他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自己不直接参与上市公司的管理,但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当前是公司发展的关键期,自己数十年做企业的经验,一定能帮助公司尽快实现突破。

  一方面宣布出售旗下3家肉牛资产及业务公司,剥离养牛等传统行业,并公告拟将家族所持福成股份62.33%的股权转让给华侨集团;另一方面投资5.8亿元,并购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继续在高利润的殡葬行业一路掘金。

  与此同时,福成地产重新活跃在燕郊楼市。据悉,该公司以近15亿元的资金,拿下燕郊总计200多亩地。

  8月,投资者提出的大股东被带走协助调查消息是否属实,是否会对公司产生影响等问题出现在媒体上,福成股份董秘的回应紧随其后,刚与大股东进行了面对面沟通交流,公司目前生产经营一切正常,这些网络传闻听听也就罢了。

  此次旗下公司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公司发布澄清公告称,正在配合调查,目前案件尚未有进一步结论。

  此时的燕郊,和多地楼市一样,仍处在冰封期。有媒体称,燕郊的房价已经下跌了30%。